首页  课程概况  教学团队  教学内容  教学课件  教学视频  教学创新  教学研究  学生作业  学院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课堂>>学生作业>>文本形式>>正文
我的就业观
2014-07-04 13:44   审核人:   (点击: )

 

    古朴的中国人,在先于马克思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就在思考“职业的选择”这一问题。只是我们不曾落于书面,而是把这种思考以最平实的方式代代相传。我的择业观就是来自于这种古老的中国思想,在我看来这是与马克思在《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所提到的众多观点相比有着更全面、更深邃思考的择业观。

    我要谈的这种择业观和中国文化中的“天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古远的中国人,用不“科学”的归纳天为“清气”而地为“浊气”。这种思考于职业就造就了中国人职业选择中的“实用”与“志存高远”并蓄的特点。在我以及大多数中国人看来就业首先要满足的就是“吃饱”的问题,中国人对于就业的最简单要求便是“安身立命,养家糊口”。青年人择业常常会感到迷茫,就像马克思以为的“既不是依靠经验,也不是依靠深入的观察。”这时我们便将目光投向我们的父母,但这并不仅仅像马克思所说的因为“他们走过了漫长的生活道路, 饱尝了人世的辛酸。”更是由于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与其共存的环境想通,文化相承,以及基因中或许莫须有的共同的天赋与兴趣。因此对于那些不善于创造、突破或者叛逆的青年人,千年前的中国人便安之若素的提出了“子承父业”这样朴素的择业观。这也就体现出了中国人职业选择中的“实用”观。

至于马克思所谈到的“有责任、有目标”的青年择业观则类似于我接下来所要谈到的中国人“志存高远”的就业观。以东晋王朝为例,士族门阀五服之内便有数以百计的青年束发读书,这些“知识青年”以读圣贤书为他日“就业”做准备,这里我们姑且将出仕为官算作一种就业。我知道在许多老师、专家、学者眼中这些为了功名利禄奋斗的青年属于封建糟粕的一部分。但当我们沉下心公平的去审视他们,只思考择业这个问题,他们与今天奋斗与考取公务员的青年学子没什么不同。他们并非只为了服务于封建统治,正如今天考取公务员的青年中并非所有人都以为人民服务为奋斗目标和工作宗旨。自古以来中国的知识青年便有明确的职业选择——出仕。他们的出仕目标也很明确从光耀门楣、光宗耀祖到匡扶社稷为民请命,这其中包含着个人、家庭、社会、国家以及天下。相对于《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则更为系统化。然而为什么有了正确且伟大的职业目标,历史上能达成马克思追求的“伟大的人”的人物却寥寥无几呢?我的解读是:青年的职业生涯是以职业选择为起点受主客观因素影响的射线,而非马克思所以为的以职业选择为起点以职业目标为终点的线段。因此,之余青年人就业,中国人既要“志存高远”又要“大道坦荡”,而不是一个“目标”能完美诠释的。

    综上所述,我再来谈谈马克思的“目标”,在我看来这样的目标就像是工厂的批量生产线。马克思说:“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但是他却片面的、割裂的、选择性的忘却了这些“自私”的著名学者、大哲人、卓越的诗人当然一定会有伟大的教育家为人类所做的贡献。相反的,中国人讲究“因材施教”,在中国人朴素的就业观中“术业有专攻”是为我们所骄傲的。一个整体满脑袋想着拯救世界的木匠远不敌他踏实技艺多打几把好椅子来得实在,而当他把椅子打好同样的时间能比其他同行多打出两把质量过关的椅子,用以馈赠鳏寡孤独则更为我们所推崇。我以为,在合法的范围内,职业的选择与确立不应以高尚情操为标准。人尽其能,各司其职往往就等同于为人类做出贡献。假使我们全部投入到为人类贡献的高尚职业中,而这个世界需要的却是自私的农场主、牧场主和职业听起来并不那么高尚的小商贩。就像马克思所说的这个世界的本源是物质的,那么能为我们贡献更多物质的人,尽管他不那么高尚我们也会对他给予微笑;能为我们贡献所需物质的职业,尽管他不那么有尊严我们也将要去选择。伟大的人也许不会选择做屠夫,可他需要吃肉;伟大的人也许不会为田间的麦穗斤斤计较,可他需要吃饭;伟大的人在思虑到明日人类生存之环境时,大概不会选择去伐木,可他伟大的著作印倒了多少森林?但我们以一个人的身份去思考“我要做什么”,而不是受神谕的感召,那么法律允许我们从事的每项职业与生俱来都没有伟大而高尚可供我们选择。

    在我看来,中国人古朴的择业观远比马克思这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更适合当下的中国青年。写到这儿我想捎带提一部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这部纪录片很多时候让我看得潸然泪下,尤其第二集《心传》,我不禁想到:今天,当越来越多中国青年接受了外来的所谓先进思想与先进文化,将自己的职业、人生定位的过于高大上,然而却更加迷茫,最后的结果却又往往回归于“子承父业”。这诚然有马克思所说的“清醒估计自己的能力”这方面原因,但我以为更多的是脱离国情、传统的茫目西化作祟。我们的教科书、我们的媒体甚至稍有不恭的说,我们的老师,有多少能清醒、冷静的告诉我们的青年在中国就业需要有人“看天”也需要有人“看地”。“看天”的如果不能做到志存高远那么就会从天上摔得很惨,把地砸个窟窿连靠地吃饭都不可指望;“看地”的诚信、踏实、专攻、精进便被天看着。今天如果我是个大众意义上的“好学生”,那么在看完马克思《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这篇文章后,我定当洋洋洒洒千余字阐述马克思为我指明了正确的择业道路,并在自己掌握了一定专业知识的情况下,畅想自己立志为国为民尽己所能的公务员生涯。然而当我下笔时,我却实在不想背离我的内心,我想如果他日“看天”的人多了,我会选择“看地”,和父母学一门手艺包包子或者卖馄饨,这样做我并不是为了世界人民都能吃到包子或者馄饨,而只是为了谋生,我并没有像马克思所标榜的选择一个“使我有尊严的职业”,这个职业也不能为我“提供广阔场所来为人类进行活动”,但这些都不会影响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不会影响还秉着着古朴智慧的中国。

    最后,我深知作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这门课的作业,我这两千余字恐怕有些离经叛道。也许是我对马克思的这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解读无能,总之在各种解救后我还是将这篇不入流的读后感呈给您看了。除了字数、格式外,恐怕这篇读后感唯一符合您规定要求的便是“原创”了。

关闭窗口
 

Copyright©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备案号:辽ICP备05022356号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丹东路西段1号 邮编:113001 联系电话:024—56860735